洋河酒业:数千人维权背后的贫富悬殊?

(内容来源:公众号“华祥名”)

2018年12月15日员工集体维权

文:华祥名 普子胥

12月15日上午11点,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洋河酒业),因克扣工资和涉及员工股权利益问题得不到解决,发生了数千名员工集体维权事件。

其中,位于宿迁的洋河酒厂分公司包装三车间约300余名工人,因克扣工资一事对上反映无果,开始维权,随后则围聚在公司办公大楼,试图讨要说法。

同样的维权活动,早在2006年4月24日早已上演:同样是大量职工围堵洋河酒业大门!

十多年来,老员工屡次维权未果,生活维艰,而当年改制上市仍能持股中高层人员早已成为千万甚至亿万富翁。

作为曾经的国有企业,洋河销售量一度叫板茅台,但16年前改制旧账至今未了,员工维权事件仍在发生!

01

洋河酒业昨日的维权事件,绝非偶然。事情要从十年前说起。

1999年,洋河酒业因为经营问题,导致酒厂效益下滑,经营困难。公司生产运转与设备更新都需要资金支持,洋河酒业想出员工持股的方法,以便集资渡过难关。

据人民日报社旗下的《中国经济周刊》报道:“1997年和1999年,国家规定给工人普调两级工资,平均每人应调2500元。时任洋河集团董事长杨廷栋提出,让工人用调资的钱及历年结余工资给职工入原始股,1元1股。普通职工每人5000股,销售人员人均8000股,中层干部人均10000股,领导层人均20000股,不足部分职工以现金补齐,集团工会代表员工持股,用于成立江苏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

为了持股一事成功,杨廷栋在2000年全厂职工代表大会上还宣称:“员工购买公司股权不单为了公司,更是为了自己。购买了公司的原始股,可以子孙后代继承,我们也会发放原始股权凭证。”

受此感召,员工们纷纷购入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原始股,并以洋河集团工会为持股代表,成为了公司的最大股东。

据工商部门资料显示:1999年12月,以洋河集团、洋河集团工会等7家公司法人和杨廷栋、刘家勤、陈宗敬等7位自然人共同出资5000万元成立江苏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其中洋河集团工会出资2405.23万元位列第一大股东、洋河集团出资2384.77万元位列第二大股东。

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也因员工持股,得到了难得的资金,在接下来几年中渐渐恢复了元气,发展势头良好,员工们也先后得到了公司的几次分红。

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林娜》里写道:“幸福的相似,不幸的不同”。但洋河酒业职工的不幸,却都出在这持股上。

02

洋河酒业从股份改制的那一天起,公司与员工的矛盾就开始产生了。

2002年,按照宿迁市政府加快产权制度改革的要求,洋河集团进行了以减员增效为主要内容的第一次改制,先后完成清产核资、组织机构调整及人员定编等工作。

但这次改制却被指责严重损害了职工利益。

厂里的一些年轻职工,因企业对人员定编工作的调整而未进编制,由“全民工”退后成“合同工”,而厂里却没下发《职工安置方案》里规定的“身份置换金”。

此外,按照工龄计算,涉及此次人员调整并要求的下岗职工,按照政策规定能分到数万元不等的“身份置换金”,但厂里却扣住不发。

权益受到侵害的职工从这时起,便聚集起来开始最初的维权。

同年12月,江苏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向工商部门申请变更为江苏天蓝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变更完成后, 江苏天蓝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因亏损严重,于2007 年3月被注销,职工原始股权也一同随之消失。

在2002年12月底,洋河集团则另起炉灶,以洋河集团为主体,联合上海海烟物流发展有限公司等6位公司法人和杨廷栋等14位自然人,共同发起设立了洋河股份,并获得江苏省政府的批复同意。

而洋河股份的前三大股东分别为洋河集团、宿迁市蓝天贸易有限公司和宿迁市蓝海贸易有限公司,分别持股38.61%、12.61%、11.83%。其中后两家均为职工持股公司,自然人股东125人。

2006年洋河集团再次进行了改制,主要内容为增资扩股。洋河集团通过向管理层定向增发,稀释了国有股在洋河股份的占比,由此前的51.099%稀释到38.6%,而将管理层持股比例上升到30%左右。